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首页 社会万象 战友风采 养生保健 快乐茶馆 文学天地 战友之窗 事业商务
用户名:
密 码:
   战友之窗
边检老兵举办2016秋季烧烤聚
讣告
2015年边检老兵秋季健步行通
庆八一建军节 向边检老兵致
边检老兵开展2015年春季健步
  社会万象 -- 联想冒名民族企业,是当今中国最大的骗局  
联想冒名民族企业,是当今中国最大的骗局
作者:叶方青 发布时间:2021-12-02 08:24:36 来源:民族复兴网 点击: 304 字体:   |    |  
 
  “司马南质疑联想”事件,引发全网大讨论,广大网友围绕“国有资产流失”、“买办路线”等焦点,讨论火热。
  在新时代扬帆起航的今下,这场大讨论,已经由联想个体性问题扩展到新时代该走什么道路的宏大思考了。
  ——在《批评“联想”模式就是“只要社会主义的草”吗?》一文中,紫虬说:
  究竟联想是资本主义的苗,还是和联想走相反道路的华为是“社会主义的草”?事实证明,无论公有制企业还是私有制企业,凡是不能做到劳动者主体,都不能产生企业活力。胡锡进等人企图力保联想模式,源自对改革开放时期的所有做法采取“两个凡是”的僵化态度,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应当正视现实矛盾,真正站在劳动者一边。
  ——在《再论联想,从“技工贸”到“贸工技”,再到常年大比例分红,不思进取是不行的》一文中,星话大白说:
  联想当前在舆论上的名声这么差,跟其常年走“贸工技”路线,不思进取有很大关系。特别是2018年后,我们遭到美国卡脖子,这让我们很多人都对买办路线深恶痛绝。联想高管不要整天就想着高比例分红,要给联想多留点资金,来抵御可能存在的风险和危机,资金要多用于科技自主研发。
  ——在《司马南说得对,只是说得太含蓄了》一文中,田舍郎说:
  联想确实有问题:明明是背靠着中科院起家,却把自己塑造成平地抠饼的英雄;自己就是个组装工厂,却把自己演绎成一个科技型创新公司;把赚钱放在了第一位,抛弃了历史赋予联想公司的使命;本可以为国家、为民族振兴做出贡献,却无底线地媚外;违法乱纪,不顾廉耻,非要归于时代的原因;在这么多债、利润这么低的前提下,联想高管还拿那么多。“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这是国策,而联想之徒们,把国策抛到了九霄之外。
  ——在《关于“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还得与胡总编掰扯掰扯》一文中,晨风细雨说:
  国有资产是属于全体国民的,如果存在国有资产流失,装进了个人腰包,就等于侵犯了全民的资产,凭什么不能追究?全国人民会答应吗?胡锡进担心,如果追究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会打击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胡锡进为民营企业家想得真周到,考虑得够长远,那人民的财产呢,胡锡进考虑了吗,担心了吗?流失了就算完了吗?
  ——在《向一切买办开炮》一文中,事无事说:
  对以联想为代表的,靠盗取国有资产、盘剥国内、向外输送利益的买办路线,必须旗帜鲜明地加以反对,毫不留情地给予纠正。国有资产,全民所有,绝不容许暗渡陈仓、瞒天过海、占为己有,也绝不允许用一句轻飘飘的“那个时代的问题”来蒙混过关!以联想为代表的,不走独立自主、科技自立自强、实业报国路线的金融放贷公司,不是新时代需要的企业,它之于共同富裕是一种阻碍。
  ——在《司马南拽住某想就是要阻止私有化浪潮借机再起》一文中,张志敏说:
  阻击了联想,就等同于阻击了买办路线、精英路线,制止了私有化浪潮再起。所以,我们需要认真地参与这次针对联想的斗争中。我们要形成强大的力量,让那些化公为私的典型代表、走买办路线的典型代表日子越来越难过!
  ——在《司柳之争会以何种方式收场?》一文中,越千年说:
  在共富元年,不顾大众感受,一门心思为资本呐喊,有点不合适宜了。当年真理大讨论,开启了一个时代,今日司柳之争对中国未来健康发展也有百益而无一害。以前,胡锡进出马,基本上就定性了,这次不一定。
  ——在《原罪究竟是不是罪》一文中,为了祖国强盛说:
  在司马南对联想的质疑中,媚美媚资的胡锡进认为,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谨慎,因为有不少民营企业都有类似原罪。可是,有一个非常重要、非常严肃的问题是,原罪究竟是不是罪?如果是罪,该不该给人民也给历史一个交代?联想之类的原罪,既严重损害了共产党的声誉,又严重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凭什么就可以大事化无,不了了之?中国人民几十年辛辛苦苦创造的天量公共财富,被某些人轻轻飘飘就改成私人的了,这么大的原罪,凭什么就不能追究,不能清算!
  ——在《说联想是民族品牌,不是傻就是坏》一文中,吴鹏飞说:
  民族企业,一看它是否被国家或爱国者控制,二看它是否为国家民族利益服务。没有这两条,那就枉披了民族企业的一张皮。联想和阿里冒名民族企业是当今中国最大的骗局。联想不愿意取下民族企业的遮羞布,唯一原因是中国大陆还是它的主要市场,它还需要麻痹中国人民以维持自身利益,如果没有中国市场,联想很难生存。
  ——在《联想到底是高科技公司还是“高利贷”公司?》一文中,金桥智库说:
  联想大半的利润居然来自于金融业务!看到这里,就能理解,为啥美国不打压联想,而打压华为了。
  联想的金融业务有银行、小贷公司和保险三大板块,银行和保险不算啥,小贷公司才是重头戏。银行和保险加起来只有四家,但是小贷公司却有六家。联想诞生之初,坐拥中科院这颗大树,拥有全中国最丰厚的技术资源,而且中科院对联想也是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最后甚至连90%的股权都给了出去,联想本该比任何中国公司都更有机会成为中国高科技公司的龙头大哥!而如今,别说跟华为比了,居然沦落到去放高利贷了!
  ——在《探讨“联想之路”很有必要》一文中,刘金华说:
  共同富裕、强起来,已是新时代的历史任务,讨论“联想之路”很适时。争论可以提高认识,催生真理。
  ——在《难道连民营企业侵占国家财产的行为也不能批评吗?》一文中,望长城内外说:
  民营企业数量多、作用大并不等于对某些民营企业侵占国家财产的行为就不能批评。在我国,共产党是领导一切的,省委书记和省长、市委书记和市长、县委书记和县长等,作用是可想而知的,如果他们之中的某些人搞腐败,侵占了国家资财,能不能批评呢?中央认为,不仅能批评,而且还要进行惩处。同样道理,对于某些民营企业侵占国家财产的行为不仅能批评,而且也要严格依法进行惩处。
  ——在《司马南批评柳传志,我站司马南》一文中,无为李爷说:
  联想、柳传志、杨元庆,应该公开回应司马南的质疑和批评,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可以摆事实讲道理说联想涉嫌国有资产流失不正确,说联想资不抵债不专业,说联想高管并没有分红那么多,说柳传志、杨元庆并没有拿那么多薪水或者说拿那么多薪水是应该的等等。然而,联想公司也好,联想的两位新老掌门人也好,目前都没有回应。倒是什么“司马南全家移民美国”啦、什么“司马南家所在的南锣鼓巷8号是公厕”啦、什么“司马南掀起了一场网上大字报运动”啦、什么“以前只把你列入猎杀名单,现已把你妻儿一并列入”啦、什么“司马狗杂啐,十日内定取其项上狗头”啦之类的下三滥的东西都出来了。毛主席说,“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一个企业,到了说不得、批评不得的时候,那是很可怕的。
  ——在《也来联想、联想》一文中,清江游说:
  贪占国有资产是犯罪,过去是,现在依然是,将来也肯定是。追回国有资产是国家、人民的权力。没有听说贪占国有资产一定时期后就失去追溯权的法律规定。
  ——在《“时代的产物”就“老虎屁股摸不得”吗?》一文中,吴铭说:
  胡锡进提出,联想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是“时代的产物”,必须慎重。所谓慎重,话里话外就是不能讨论,不能触碰,不能处理。共产党是干嘛的?人民政府是干嘛的?就是解决各种问题的,哪个问题不是“时代的产物”?旧中国的黄赌毒问题,各类恶性传染病问题,普遍性文盲问题,基础设施落后问题,妇女受压迫问题,都是“时代的产物”,共产党都处理了。
  ——在《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一文中,陈先义说:
  网络上关于联想的讨论是多少年来思想领域一场非常有意义的大论战。这场大论战,表面上看是针对一个企业的经营道路和方向问题,实际上是就如何贯彻落实刚刚开完的六中全会精神的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大讨论,对于整个国家和民族,意义极大。国家保护民营企业,但这绝不等于允许一些人打着民营企业的幌子干什么都不受任何约束,或者干了违犯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也批评不得!
  新时代,需要刮骨疗毒,需要自我革命,需要毫不留情地激浊扬清、革除资本弊病!
 
北京边检老兵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090 版权所有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625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