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首页 社会万象 战友风采 养生保健 快乐茶馆 文学天地 战友之窗 事业商务
用户名:
密 码:
   战友之窗
边检老兵举办2016秋季烧烤聚
讣告
2015年边检老兵秋季健步行通
庆八一建军节 向边检老兵致
边检老兵开展2015年春季健步
  社会万象 -- 从何而来的“井冈三巨头”?  
从何而来的“井冈三巨头”?
成都双石 · 2018-03-13 · 来源:双石茶社
收藏(0 评论() 字体: / /
有些出入媒体的专家教授也不断的忽悠,甚把龚叛将的这个自我吹嘘的忽悠,完全当成了信史。 双爷我跟这儿断言一句,这就是一个子虚乌有的瞎掰活

何来什么“井冈三巨头”?

  ——再说龚叛将回忆录之采信
  龚叛将回忆录中有这样的说辞——
  一九二八年五月十二日红四军到达砻市,十三日中共湖南省委杜修经奉党中央之命与杨开明同到砻市,是日下午二时即召集会议,参加者有毛泽东、朱德、陈毅、王尔琢、何挺颖、胡少海和我等。首先由杜修经传达党中央的几点重要工作指示。他说:“中央认为:中国革命是在不断的发展中,我们必须领导全国各地工农斗争,深入土地革命。由建立乡村政权到夺取大城市至夺取全国政权,中央对朱德同志在湘南的斗争能发动广大群众参加,认为是最正确的路线。党为了加强军事领导,应组织前敌委员会负责指挥军事,领导党务。
  关于人选问题,中央指定朱德、毛泽东、龚楚三位同志为常务委员,另在红四军干部中遴选委员数人,实行集体领导。关于湘赣边区地方党的领导,现由湖南省委派杨开明同志来此成立边区特委,专负边区党的领导工作,以配合军事斗争。关于红军编组问题,由前敌委员会按照实际情形决定,并须注意与湖南省委经常保持连系。[1]
  这就是所谓“朱、毛、龚井冈三巨头”的来源。这个说辞不仅被诸多党史工作者所采信所推销,有些出入媒体的专家教授也不断的忽悠,甚把龚叛将的这个自我吹嘘的忽悠,完全当成了信史。甚至有鼻子有眼儿地添油又加醋:“所以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央和湖南省委来信,抬头都是‘朱毛龚’。”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么?
  双爷我跟这儿断言一句,这就是一个子虚乌有的瞎掰活。不服的话可以请执此说来跟双爷我打一赌!双爷我赌你们亮不出任何一个“朱毛龚”抬头的任何一个中央或湖南省委来信!杜修经1928年5月上井冈带来并传达的湖南省委来信根本没有关于成立前委的指示,当时红四军只有军委没有前委。6月4日后中央的确有过来信指定要成立前委,但这封信11月份才传达到井冈山,而且其中指定前委人员并没有包括龚叛将。而且的而且,井冈山11月初成立前委那时辰,龚叛将已然去了湘南,从此以后与井冈山的斗争再无牵扯。
  湖南省委1928年5月来信的抬头是“润之、玉阶兄转军中同志”——没得龚叛将哈!
  而且,这封来信中指示的是成立“军委”而非“前委”:
  兄处即成立军事委员会,指挥所属一切部队,委员会主席指定为润之同志,由七人组织,人选由兄处决定报告省委,但须至少有士兵同志参加。润之同志应解除其他一切职务,专任军委主席工作。军委在党的方面,是最高的军事组织,暂时受湖南省委会指挥,同时,对军队及苏维埃为最高的司令部。[2]
  带去并传达这封信的当事人杜修经的回忆,也没说指定成立前委的事儿——
  我这次带了省委给边界特委和红四军的指示信去的,那封信是贺昌起草用药水密写在草纸上的,我把它当作手纸装在口袋里带着走。见到毛泽东同志后,我立即把信交给了他,毛泽东同志马上用药水显示字迹,他一边看一边点头,信的内容我在安源出前就看了一下,前一段是介绍湖南的形势,后一段是要求红军应有个休息、训练的地方;要有一个根据地,而且要把这个根据地巩固好。[3]
  那么湖南省委指委指定的前委的事儿存不存在呢?
  的确存在。那是1928年6月26日杜修经再上井冈山时带去的湖南省委指示信,这封信一改此前要求红四军巩固井冈根据地的意见,要求红四军倾巢而出去湘南,而且指示撤销红四军军委,重新成立前委。这封信中,的确指定了“朱、毛、龚”为常委的前委——
  出发前湘南的四军军委应取消,另成立四军前敌委员会指挥四军与湘南党务及群众工作。军委取消后,军部组织须特别健全,此点必须做到。
  前敌委员会,省委指定下同志组织之:泽东、朱德、陈毅、龚楚、乔生及士兵同志一人,湖南农民一人组织之,前委书记由泽东同志担任,常务委员会由三人组织之:泽东、朱德、龚楚,并派杜修经同志为省委巡视员,帮助前委工作。[4]
  龚叛将这个“湖南省委指定的前委常委委员”,当了多少时间哩?
  不到20天——如果按传达到位时间算,半个月。
  为嘛耶?红四军主力为对付“围剿”井冈山的湘敌吴尚出击鄠县后,二十九团党代表龚叛将和团长胡少海即和回湘南的二十九团的农民士兵一起忽悠回湘南家乡,于是在鄠县沔渡开了个会,会上通过了回湘南的决定,并落实了“湖南省委指定的前委”,书记为陈毅。会后又让杜修经巡视员去永新通知毛泽东。但这个通知是个霸王通知——龚叛将在散会时对杜巡视员说,等你一天不来,我们就走了。
  《陈毅传》有如下记载:
  陈毅作为军委书记对部队的错误动向力图制止,在军委成员尚未统一思想遵守纪律的情况下在沔渡再次召集军委扩大会议,试图整顿纪律,克服松弛涣散现象。出席这次会议的除连以上干部外,还有各连士兵委员会的负责人约100 余人。不料会议由纪律问题迅速转到回湘南的问题。绝大多数不愿回井冈山,要回湘南或赣南。据李步云回忆:当时他作为连士委会负责人也在会上振振有词地主张回湘南。龚楚听了说:“这个小同志说得很好!”后来龚楚建议举手表决,话犹未了,一下举起80 多只手。
  陈毅后来曾在向中央政治局的口头汇报中说这次会议是“代表会”。和其他材料综合研究,可以认为沔渡会议还推选陈毅为前委书记(湖南省委原指定毛泽东为前委书记,毛泽东不去湘南,便推选了陈毅)如此,则沔渡会议实际上就是一次党代表会议或党代表大会。
  为了使部队不致失去约束,陈毅提出暂不就去湘南及有关问题作出正式决定,先应报告特委及毛泽东同志。据杜修经1982 年12 月回忆:当时他也提议,部队暂停一天行动,由他回宁冈茅坪向毛泽东和特委报告部队当前的状况和要求,以便决定走留。会议采纳了他们的提议,陈毅乃迅速写信报告。①散会时龚楚对杜修经说:“你去吧,我们等你一天,你不来我们也走了!”杜修经回忆,他赶回茅坪时,毛泽东已去永新,他只报告了新任特委书记的杨开明。杨开明说:“既然你们决定了,就走吧!老毛那里我跟他说一下。”
  杜修经回到沔渡,军委乃正式决定同意二十九团打回湘南。杨克敏的《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说:为了避免二十九团“孤军奋斗为敌所算,乃复决定二十八团同去湘南。”毛泽东在1928 年11 月25 日给中央的报告中说:“当军队由污渡出向湘南时,原有之军委取消,组织湖南省委任命之前委,陈毅为书记。”[5]
  这次会议落实“湖南省委指定的前委”相当别扭,选出的前委书记不是省委指定的“朱毛龚”中的任何一位,而是在常委之外的陈毅。而且,而且的而且,随着接蹱而至的“八月失败”,要回湘南的二十九团几乎全军覆没,这个短命的前委实际就不消自亡了。
  陈老总磊落坦荡,清爽明白,后来为两次取代毛泽东任前委书记多次检讨。[6]
  毛泽东也很豁达大度,后来也说陈毅当时派杜修经回来请示过的,组织上没问题。[7]
  1928年11月2日,中央6月4日来信传达到了井冈山:
  中央认为有前敌委员会组织之必要,前敌委员会的名单指定如下:毛泽东、朱德、一工人同志、一农民同志及前委所在地党部的书记五人组织。前委之下组织军事委员会(同时即是最高苏维埃的军事委员会),以朱德为书记。[8]
  也就是说,中央指定的前委指示在前,湖南省委指定的前委在后。由于当时没有电台,只能派人送信,由于交通阻隔,中央的指示几个月后才送达。而且,没有证据证明中央当时知道湖南省于6月26日指定的这个前委。所以,所谓“中央、湖南省委的来信中多有‘朱毛龚’抬头”的说法,基本上可以认定为八卦忽悠。
  11月6日,遵照中央6月4日指示信成立的前委是这样的:毛泽东、朱德、谭震林(地方党部书记)、宋乔生(工人同志)、毛科文(农民同志),毛泽东为书记。[8]
  龚叛将耶?已经不在这边厢了——从此与井冈斗争,无缘。
  “井冈三巨头?”
  嗤!说话时托着下巴骸儿没得?
  注释
  [1]《龚楚将军回忆录》第151页,香港明报月刊社1978年5月初版。
  [2]《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第106页,中共党史资料出版1987年版。
  [3]《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下)》第420页,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版。
  [4]《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下)》第144页,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版。
  [5]《陈毅传》第43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8月第2版。
  [6]第二次取代毛泽东担任前委书记是1929年的红四军七大。
  [7]《陈毅传》第43页注释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8月第2版。
  [8]《井冈山前委对中央的报告(1928年11月25日)》,《宁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中心》第27页,中共宁冈县委党史办公室1983年印。
 
北京边检老兵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090 版权所有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