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首页 社会万象 战友风采 养生保健 快乐茶馆 文学天地 战友之窗 事业商务
用户名:
密 码:
   战友之窗
边检老兵举办2016秋季烧烤聚
讣告
2015年边检老兵秋季健步行通
庆八一建军节 向边检老兵致
边检老兵开展2015年春季健步
  文学天地 -- 从“鲁郭茅瞿蒋赵”到“鲁郭茅巴老曹”  
从“鲁郭茅瞿蒋赵”到“鲁郭茅巴老曹”
时间:2017-12-24 16:54•来源: 察网 •作者: 鹿野  
 
新中国前期现代文学史中的经典作家谱系是“鲁郭茅瞿蒋赵”,进入新时期以后逐渐发生变化,直到1984年才确定为“鲁郭茅巴老曹”。个人认为,这两个序列都有不当之处,若整合为“鲁郭茅蒋老赵”或许更合适些。当然,这仅仅是限于五四新文学这个比较西方化的现代汉语文学谱系排列的,如果把旧体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等其他的文学形式加进去,肯定还会有一些其他的经典作家。
 
2017年既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也是中国五四新文学开启一百周年。故此,这一年里关于五四新文学或曰现代文学的讨论也骤然多了起来。
 
在人们的印象里,现代文学似乎就是以“鲁郭茅巴老曹”六大经典作家为代表的。当然,近年来批评乃至攻击这个排行榜的人也不少。但无论是赞成这个排行榜的或者是反对这个排行榜的人,大都宣称这个排行榜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或曰17年时期奠定的。然而,这种说法并不符合历史的真实。笔者在这里简单就现代文学经典作家的发展变迁作一梳理,算是对于新文学百岁寿辰的一点纪念吧。
在梳理之前,笔者想先简单说一下什么叫“经典作家”。其实,中国古代虽然也有诸如“李杜”、“唐宋八大家”之类的称呼,但是文学史编纂主要是以作品选读为主,很少以人物为中心,因此也并没有什么严格意义上的经典作家概念。“经典作家”这个概念主要是从西方和苏联引进的。有意思的是,苏联与西方虽然在意识形态上有很大分歧,但是在文学史编纂方面突出个人作用却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在文学史中占有专章或专节的作家,尤其是占有专章的作家,就可以被称为“经典作家”。
 
关于五四时代兴起的新文学,虽然说旧中国也有一些相关的著述,但是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文学史。第一部文学史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也就是众人所熟知的王瑶主编的《中国新文学史稿》。但是和很多现代的人流传的此书已经突出“鲁郭茅巴老曹”的说法不同,这部文学史每个时期都是按照诗歌、小说、剧本和散文这种文学体裁分类编排的。唯一一个出现人名的是第二时期的第一章“鲁迅的方向”,但是这一章并不是写鲁迅的著作,而是写1927-1937年间鲁迅影响下左联等左翼社团活动的。鲁迅的作品也和其他作家一样,是按照不同的体裁编在不同的章节里。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是一部没有经典作家的文学史。
 
继王瑶之后,在50年代中期,新中国又出版了丁易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略》、张毕来的《新文学史纲》和刘绶松的《中国新文学史初稿》。这三部文学史中均开始出现了经典作家。由于其经典作家的序列大体相同,又以刘绶松所著影响最大。因此,我们在这里只介绍一下刘著文学史当中的经典作家。简单的说就是一句话,即“鲁迅一马当先”。
 
刘绶松的《中国新文学史初稿》只给鲁迅一位作家列了专章,而且不是一章是整整三个专章,包括“鲁迅的早期创作”(1917-1921年的作品)、“在战斗中前进的鲁迅”(1921-1927年的作品)、“成为伟大共产主义者的鲁迅”(1927-1936年的作品)。另外还有给六位作家列的专节,即郭沫若、瞿秋白、方志敏、柔石、殷夫(又名白莽)和胡也频。除了郭沫若一人以外,后五人都是革命烈士,因此在文学史中被合为一章,用鲁迅的名文“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作为总标题。至于茅盾、巴金、老舍、曹禺都没有做专门介绍。
鹿野:从“鲁郭茅瞿蒋赵”到“鲁郭茅巴老曹”
从1957年到1962年,新中国又出版了一系列高校集体编著的文学史,包括东北师大本、复旦本、人大本、吉林本等。在这一系列中国现代文学史当中,经典作家序列逐渐形成了。在这时期各版本的文学史均选取了鲁迅、郭沫若和茅盾设立专章。另外大多数文学史当中为瞿秋白设立了专章,少数文学史当中为蒋光慈和赵树理设立了专章。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体同时,在1956-1957年人教社编写的初中文学教科书中也把瞿秋白和鲁迅并列做了专门介绍。因此,这一时期形成的经典作家序列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熟悉的“鲁郭茅巴老曹”而是“鲁郭茅瞿蒋赵”。
 
六位作家当中,瞿秋白和蒋光慈这二人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为什么能被当时的人视为经典作家呢?因为这一时期也是受到苏联文学影响比较大的时期,苏联认为文学理论家也可以列入经典作家行列,像苏联的俄国文学史中就长期把没有多少文学创作,只擅长理论的别林斯基列为经典作家。瞿秋白在20世纪30年代时的文学理论方面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当时首屈一指的文学评论家,所以在这种“寻找中国的别林斯基”的影响之下,瞿秋白的地位便骤然上升了。不过,个人并不太认同这种做法。因为文学史首先还是应该是文学作品的历史,如果只是讲理论或者文学评论没有像样儿的文学作品,恐怕是称不上经典作家的。至于蒋光慈,从历史上看倒是有点实至名归。其又名蒋光赤,是中国无产阶级文学的创始人,也是在20年代时影响力仅次于鲁迅和郭沫若的作家。像很多老一辈革命家都是看了蒋光慈的小说受到感染才参加革命的。只不过近年来在西方文化的不断影响下,才逐渐将其在文学史上抹去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的文学史当中有很多对反动文人批判的专节。像这一时期影响最大的复旦本当中就有“胡适的反动文学观与他的《尝试集》”、“周作人批判”、“徐志摩沈从文戴望舒作品批判”等很多专节。因此并不像现在一些人说的,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很多优秀作家就被忽视了。相反,新中国对于近年来“民国热”中受到追捧的那些作家们从来没有无视,只不过是用马克思主义的文学理论进行了科学分析而已。
 
最早有“鲁郭茅巴老曹”这个经典作家系列论述的是唐弢主编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这部文学史虽然在1961年就开始上马了,但是最后完成是在1980年12月。因此,我们可以说它既是前30年文学史研究的总结性著作,也是新时期文学史的开山鼻祖。不过,这部文学史当中对于经典作家的论述仍然是不对等的。鲁迅、郭沫若和茅盾各自都有独立的专章,巴金、老舍和曹禺是三人合一为一章。这一章的名字就叫“巴金、老舍、曹禺”,三人各占一节。因此,我们可以更准确地称之为“鲁、郭、茅、巴老曹”。
 
除了上述六人之外,这个版本的《中国现代文学史》当中还有五位作家占了专节,篇幅与“巴老曹”大体相同,分别是叶绍钧(叶圣陶)、艾青、沙汀、赵树理和丁玲。五人当中,现在的人可能对于沙汀最为陌生。这或许是因为其所有的作品都是揭露国民党在抗战时期种种阴暗面的,像短篇小说《在香居茶馆里》是揭露国民党抓壮丁只抓穷苦百姓,对于富豪子弟总能找到借口释放的现象;《老烟的故事》是揭露国民党政府特务统治与暗杀的黑暗;长篇小说《淘金记》则是揭露国民党借抗战大发国难财。如果要是今天再宣传这些作品的话,那些极力突出国民党抗战时丰功伟绩的专家与抗战神剧恐怕就没法编下去了。
 
到1984年,唐弢等人又对于《中国现代文学史》进行了大规模的压缩修订。值得注意的是,修订本《中国现代文学史简编》尽管篇幅少了,对于巴金、老舍和曹禺评价却大幅度的上升了。三人均由一节提升为独立的一章,正式与鲁迅、郭沫若和茅盾比肩。到此,“鲁郭茅巴老曹”这个经典作家系列才算正式形成。
 
为什么在新时期对于巴金、老舍和曹禺三人的评价急剧上升?恐怕不能简单的归结于所谓“文学性回归”。这三位作家均属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与在80年代大幅涌入的西方思想有某种程度的契合,或许才是不能说出口的真正理由。具体说来,巴金身居作协主席高位,又有《随想录》等一系列紧跟这种形势变化的命题作文,自然就要排在三人当中第一位;老舍的死亡可能也对其排在第二位有一定影响;反应有点儿迟钝的曹禺就只能净陪末座了。
 
个人认为,如果是抛开形势变化来真正分析,经典作家应该有难以模仿的独特艺术风格和不为时代所变迁所撼动的穿透力。按照这个标准,巴金肯定是够不上经典作家地位的。其作品普遍没有什么杰出的语言特色,特别是被视之为代表作的《家》实在令今人难以卒读,反倒是被替代的蒋光慈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穿透了时代的隔膜。曹禺也很困难。因为他的作品基本是对于西式戏剧的机械模仿,像《雷雨》是模仿俄国剧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原野》是模仿美国剧作家奥尼尔。这几部戏在那个西方文学思潮刚开始涌入中国的时代自然震动很大,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价值必然会每况愈下。其作品在海外公演时很少取得像样的成绩,就是因为西方人早看腻了这一类戏了。老舍如果单纯看早年的作品有点勉强,因为他的讽刺有点流于轻浮的英美式幽默,批判又有点粗陋的自然主义,但是如果打通现当代文学史,把建国之后克服了这些毛病的几部力作《龙须沟》、《茶馆》和《正红旗下》也加进去,那么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经典作家。
 
概括的说,新中国前期现代文学史中的经典作家谱系是“鲁郭茅瞿蒋赵”,进入新时期以后逐渐发生变化,直到1984年才确定为“鲁郭茅巴老曹”。个人认为,这两个序列都有不当之处,若整合为“鲁郭茅蒋老赵”或许更合适些。当然,这仅仅是限于五四新文学这个比较西方化的现代汉语文学谱系排列的,如果把旧体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等其他的文学形式加进去,肯定还会有一些其他的经典作家。
 
北京边检老兵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090 版权所有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