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首页 社会万象 战友风采 养生保健 快乐茶馆 文学天地 战友之窗 事业商务
用户名:
密 码:
   战友之窗
边检老兵举办2016秋季烧烤聚
讣告
2015年边检老兵秋季健步行通
庆八一建军节 向边检老兵致
边检老兵开展2015年春季健步
  文学天地 -- 问人三百句  
问人三百句
作者:周平 发布时间:2017-02-02 20:45:27 来源:民族复兴网 点击: 63 字体:   |    |  
  人间怎么是这样
  天马行空搞开放,
  特色的国家人变样,
  华夏胡乱学西洋,
  照此下去将怎样,
  三句只能安同邦,
  二胡怎能奏乐章。
  东施效颦近夕阳。
  特色的理论进党章。
  鼓励全民来经商。
  发展经济地卖光。
  特色的领导要包装
  马列主义做衣裳,,
  衣冠禽兽称慈祥。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颜色黑夹黄,
  两个强盗三个娼,
  四个地痞开赌场,
  还有一个是憨棒。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思想象月亮,
  照着人们打麻将,
  小康哪里有指望。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政策绿灯亮,
  千万百计引外商,
  开个赌场也无妨。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制度有规章,
  国土卖给开发商,
  合理合法饱私囊。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生活有两样,
  干部食堂鱼肉香,
  平民厨房萝卜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个人意志代表党,
  党员代表党中央,
  这样的代表民遭殃。
  怎能代表前进的方向。
  人间怎么是这样
  黑社会的老大是局长
  劳改回来当乡长,
  三陪女郎当所长
  流氓地痞当村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魔坐在宝座上,
  光明的大道上有豺狼,
  天天有人喊冤枉。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害国吃国粮,
  污吏欺民用民权,
  百姓知道不反抗。
  人间怎么是这样,
  政府楼里开赌场,
  妓院开在市局旁。
  歹徒胆大胜大王
  白天持刀抢银行,
  黑夜入室奸姑娘,
  半夜上路拦车辆.
  人间怎么是这样
  言论自由进班房,
  民主就是走过场,
  人权让你去流亡,
  平等叫你下辈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钱人为“鸡”买洋房
  无钱人只能住土房
  贪官养“鸡”有人送房,
  百姓养猪无地方。
  有钱就能买官当,
  无钱什么都莫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就能把法抗,
  无权叫你把法尝,
  有权有势劫刑场,
  弱势冤死很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叫化喊船船远行。
  百姓喊冤冤越多。
  好人行善遭赔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无能的儿子当班长,
  百姓有才智只能当搬长,
  有势的狗子很嚣张,
  弱势的斗志不坚强,
  青年的血气不方刚。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弱势群体好比羊
  主人想吃就把刀扬
  被宰的羊群不知痛痒。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三岁的小孩会说谎,
  少年敢把禁果尝,
  啃老的青年很荣光,
  老人有儿无人养。
  人间怎么是这样
  爱情绑在金钱上,
  姑娘只嫁车和房,
  世上没有好儿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不向钱看不道德
  不离婚的夫妻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羊爱上大灰狼,
  好姑娘偏爱黑心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公开爬上富翁床
  不向贫夫敞胸膛。
  不念夫妻岁月长
  愿做一对野鸳鸯。
  人间怎么是这样
  笑贫不笑娼,
  思想刚解放。
  一切向钱看,
  国家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淫嫖娼很自豪
  认贼作父还高尚。
  人间怎么是这样
  今朝有酒今朝醉,
  寅时吃完卯时粮,
  管它辰时怎么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自己捏泥做佛像,
  供在祖位大堂上,
  早跪晚拜还上香,
  祈祷泥团把福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木制的偶像在摇晃,
  傻笑的看客在鼓掌。
  人间怎么是这样
  总是把富贵的希望,
  寄在儿孙的身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居住难碰好街坊,
  出门难找好伙伴,
  经商难招好搭挡。
  人间怎么是这样
  生意场上遇老乡,
  如同狼狗抢食汪,
  抢完之后还补一枪。
  人间怎么是这样
  白猫黑猫都一样。
  逮鼠方法自订章,
  抓住老鼠是好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勤劳致富不怎么样,
  坑蒙拐骗高智商。
  巧取豪夺称儒商,
  诚实经营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阿谀小人派用场
  忠臣良将站一旁。
  恶棍树成好榜样,
  正直不阿职贬光,
  是非黑白颠倒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好言求人一萝筐
  不如官人嘴一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福来同享,
  祸来全推光,
  人间怎么是这样
  浊世尽存大魔王
  夜黑鬼怪才游荡
  今世恶人太猖狂。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人面前是熊样,
  弱者面前扬巴掌。
  上级面前摇尾巴,
  群众面前摆官腔。
  人间怎么是这样
  镜头里是党形象,
  舞厅里面是流氓。
  老婆面前是个狼,
  二奶面前是只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台上惩腐很激昂,
  台下受贿还照常。
  上梁不正歪下梁,
  滋生腐败有土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一人若当官,
  全族都沾光,
  官到中央当,
  随从做市长,
  家狗跟着上
  鸡野也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作恶敢张扬,
  百姓不能说短长,
  若是说出要躲藏,
  不然罪名是诽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受过教育没有教养,
  经济增长德负长,
  见怪不怪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只认金钱不认娘,
  为钱送妻上天堂,
  为钱将女送色狼。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异乡打工遭警绑,
  卖给同伙分银两,
  不拿钱来送沙场。
  不服捆绑送牢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作协里面有文娼。
  只替官府写文章,
  不闻百姓闹水荒。
  文艺战线有流氓,
  鄙夷弱者玩智障,
  热衷隐私花边床。
  不问国家朝那方,
  不管蛀虫乱朝纲。
  只要有人给奖赏,
  只要金钱能到帐
  黄水横溢到纸上,
  淹死少年不商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戏班里面更肮脏
  脱光衣服上舞场
  只要赢得好票房
  管它俗败与风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者里面有跳梁
  他人成果入自档
  晋升评职派用场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术界里有屁郎
  拍屁拍到禁地方
  领导谈话三句长
  著述百万说最辉煌
  历史丰碑高如墙。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校收费变花样。
  教师只为钱着想,
  主题放到课外讲。
  人间怎么是这样
  医生道德不高尚
  送了红包还宰羊,
  无病打只葡萄糖,
  头晕说是脑震荡,
  受寒断为胃溃疡,
  并说癌变到胃肠。
  需要全检开病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同事共事不商量。
  事不关已高处望。
  利若伤已死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将军喜欢抹男霜,
  不爱战场爱舞场,
  军人现在该怎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官车出城回家乡,
  前呼后拥警满岗,
  老农挑担不及让,
  溅满污水倒路旁。
  人间怎么是这样
  经济翻番物价涨
  货主老板喜洋洋
  平民百姓头垂丧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人倚在大人旁
  点头哈腰称爹娘
  一旦得志变猖狂
  给点历害叫你尝:
  过河拆桥不算狼
  设陷让你进牢房
  投毒让你见阎王,
  敢把恩人活埋葬.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了土地买工厂
  国有财产给私商
  工人重新做牛羊
  不服皮鞭(条款)就下岗 。
  下岗工人多惆怅
  无钱投资搞经商
  摆个小摊到路旁
  遭遇城管把摊抢
  摊主嚎哭如断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村长私自建窑场
  指使亲信骗文盲:
  国营和谐(喝血)砖窑场
  工资待遇胜厂长.
  骗来一些外地郎,
  请到车上拉家常,
  一路谈笑进砖场,
  两门关上露凶相.
  狼狗叫你记三章,
  只准干活守场章,
  不准乱说耍花样,
  否则活葬到窑膛.
  窑工哪个敢反抗,
  日夜干活泪汗淌,
  稍有怠慢吃棍棒,
  个个窑工满身伤.
  两个馒头一碗汤
  四季难见两束光,
  来时两脸有春光,
  如今一身无斤两.
  一个窑工病又伤
  干活实在无力量,
  窑主监工丧天良,
  将他打死送窑膛.
  一个窑工终逃亡,
  叙述经过泪沾裳
  寻找财源跑断肠
  身不由己到苇塘.
  一日干活廿时长,
  三餐生活如猪糠,
  半年没有进澡堂
  四更睡觉还没床.
  人打狗咬事经常,
  疼痛不让叫爹娘,
  工资待遇不敢想,
  上告又怕送窑膛.
  骂天骂地骂世凉,
  恨我恨他恨人狼.
  和谐社会喝血长,
  人权时代仁全亡.
  鉴于人间是这样,
  虔诚祈祷求上苍,
  跟我把灾向下降,
  刷新人间从开张.
  《问人三百句》
  人间怎么是这样
  天马行空搞开放,
  特色的国家人变样,
  华夏胡乱学西洋,
  照此下去将怎样,
  三句只能安同邦,
  二胡怎能奏乐章。
  东施效颦近夕阳。
  特色的理论进党章。
  鼓励全民来经商。
  发展经济地卖光。
  特色的领导要包装
  马列主义做衣裳,,
  衣冠禽兽称慈祥。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颜色黑夹黄,
  两个强盗三个娼,
  四个地痞开赌场,
  还有一个是憨棒。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思想象月亮,
  照着人们打麻将,
  小康哪里有指望。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政策绿灯亮,
  千万百计引外商,
  开个赌场也无妨。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制度有规章,
  国土卖给开发商,
  合理合法饱私囊。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生活有两样,
  干部食堂鱼肉香,
  平民厨房萝卜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个人意志代表党,
  党员代表党中央,
  这样的代表民遭殃。
  怎能代表前进的方向。
  人间怎么是这样
  黑社会的老大是局长
  劳改回来当乡长,
  三陪女郎当所长
  流氓地痞当村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魔坐在宝座上,
  光明的大道上有豺狼,
  天天有人喊冤枉。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害国吃国粮,
  污吏欺民用民权,
  百姓知道不反抗。
  人间怎么是这样,
  政府楼里开赌场,
  妓院开在市局旁。
  歹徒胆大胜大王
  白天持刀抢银行,
  黑夜入室奸姑娘,
  半夜上路拦车辆.
  人间怎么是这样
  言论自由进班房,
  民主就是走过场,
  人权让你去流亡,
  平等叫你下辈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钱人为“鸡”买洋房
  无钱人只能住土房
  贪官养“鸡”有人送房,
  百姓养猪无地方。
  有钱就能买官当,
  无钱什么都莫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就能把法抗,
  无权叫你把法尝,
  有权有势劫刑场,
  弱势冤死很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叫化喊船船远行。
  百姓喊冤冤越多。
  好人行善遭赔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无能的儿子当班长,
  百姓有才智只能当搬长,
  有势的狗子很嚣张,
  弱势的斗志不坚强,
  青年的血气不方刚。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弱势群体好比羊
  主人想吃就把刀扬
  被宰的羊群不知痛痒。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三岁的小孩会说谎,
  少年敢把禁果尝,
  啃老的青年很荣光,
  老人有儿无人养。
  人间怎么是这样
  爱情绑在金钱上,
  姑娘只嫁车和房,
  世上没有好儿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不向钱看不道德
  不离婚的夫妻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羊爱上大灰狼,
  好姑娘偏爱黑心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公开爬上富翁床
  不向贫夫敞胸膛。
  不念夫妻岁月长
  愿做一对野鸳鸯。
  人间怎么是这样
  笑贫不笑娼,
  思想刚解放。
  一切向钱看,
  国家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淫嫖娼很自豪
  认贼作父还高尚。
  人间怎么是这样
  今朝有酒今朝醉,
  寅时吃完卯时粮,
  管它辰时怎么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自己捏泥做佛像,
  供在祖位大堂上,
  早跪晚拜还上香,
  祈祷泥团把福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木制的偶像在摇晃,
  傻笑的看客在鼓掌。
  人间怎么是这样
  总是把富贵的希望,
  寄在儿孙的身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居住难碰好街坊,
  出门难找好伙伴,
  经商难招好搭挡。
  人间怎么是这样
  生意场上遇老乡,
  如同狼狗抢食汪,
  抢完之后还补一枪。
  人间怎么是这样
  白猫黑猫都一样。
  逮鼠方法自订章,
  抓住老鼠是好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勤劳致富不怎么样,
  坑蒙拐骗高智商。
  巧取豪夺称儒商,
  诚实经营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阿谀小人派用场
  忠臣良将站一旁。
  恶棍树成好榜样,
  正直不阿职贬光,
  是非黑白颠倒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好言求人一萝筐
  不如官人嘴一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福来同享,
  祸来全推光,
  人间怎么是这样
  浊世尽存大魔王
  夜黑鬼怪才游荡
  今世恶人太猖狂。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人面前是熊样,
  弱者面前扬巴掌。
  上级面前摇尾巴,
  群众面前摆官腔。
  人间怎么是这样
  镜头里是党形象,
  舞厅里面是流氓。
  老婆面前是个狼,
  二奶面前是只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台上惩腐很激昂,
  台下受贿还照常。
  上梁不正歪下梁,
  滋生腐败有土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一人若当官,
  全族都沾光,
  官到中央当,
  随从做市长,
  家狗跟着上
  鸡野也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作恶敢张扬,
  百姓不能说短长,
  若是说出要躲藏,
  不然罪名是诽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受过教育没有教养,
  经济增长德负长,
  见怪不怪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只认金钱不认娘,
  为钱送妻上天堂,
  为钱将女送色狼。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异乡打工遭警绑,
  卖给同伙分银两,
  不拿钱来送沙场。
  不服捆绑送牢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作协里面有文娼。
  只替官府写文章,
  不闻百姓闹水荒。
  文艺战线有流氓,
  鄙夷弱者玩智障,
  热衷隐私花边床。
  不问国家朝那方,
  不管蛀虫乱朝纲。
  只要有人给奖赏,
  只要金钱能到帐
  黄水横溢到纸上,
  淹死少年不商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戏班里面更肮脏
  脱光衣服上舞场
  只要赢得好票房
  管它俗败与风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者里面有跳梁
  他人成果入自档
  晋升评职派用场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术界里有屁郎
  拍屁拍到禁地方
  领导谈话三句长
  著述百万说最辉煌
  历史丰碑高如墙。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校收费变花样。
  教师只为钱着想,
  主题放到课外讲。
  人间怎么是这样
  医生道德不高尚
  送了红包还宰羊,
  无病打只葡萄糖,
  头晕说是脑震荡,
  受寒断为胃溃疡,
  并说癌变到胃肠。
  需要全检开病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同事共事不商量。
  事不关已高处望。
  利若伤已死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将军喜欢抹男霜,
  不爱战场爱舞场,
  军人现在该怎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官车出城回家乡,
  前呼后拥警满岗,
  老农挑担不及让,
  溅满污水倒路旁。
  人间怎么是这样
  经济翻番物价涨
  货主老板喜洋洋
  平民百姓头垂丧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人倚在大人旁
  点头哈腰称爹娘
  一旦得志变猖狂
  给点历害叫你尝:
  过河拆桥不算狼
  设陷让你进牢房
  投毒让你见阎王,
  敢把恩人活埋葬.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了土地买工厂
  国有财产给私商
  工人重新做牛羊
  不服皮鞭(条款)就下岗 。
  下岗工人多惆怅
  无钱投资搞经商
  摆个小摊到路旁
  遭遇城管把摊抢
  摊主嚎哭如断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村长私自建窑场
  指使亲信骗文盲:
  国营和谐(喝血)砖窑场
  工资待遇胜厂长.
  骗来一些外地郎,
  请到车上拉家常,
  一路谈笑进砖场,
  两门关上露凶相.
  狼狗叫你记三章,
  只准干活守场章,
  不准乱说耍花样,
  否则活葬到窑膛.
  窑工哪个敢反抗,
  日夜干活泪汗淌,
  稍有怠慢吃棍棒,
  个个窑工满身伤.
  两个馒头一碗汤
  四季难见两束光,
  来时两脸有春光,
  如今一身无斤两.
  一个窑工病又伤
  干活实在无力量,
  窑主监工丧天良,
  将他打死送窑膛.
  一个窑工终逃亡,
  叙述经过泪沾裳
  寻找财源跑断肠
  身不由己到苇塘.
  一日干活廿时长,
  三餐生活如猪糠,
  半年没有进澡堂
  四更睡觉还没床.
  人打狗咬事经常,
  疼痛不让叫爹娘,
  工资待遇不敢想,
  上告又怕送窑膛.
  骂天骂地骂世凉,
  恨我恨他恨人狼.
  和谐社会喝血长,
  人权时代仁全亡.
  鉴于人间是这样,
  虔诚祈祷求上苍,
  跟我把灾向下降,
  刷新人间从开张.
  《问人三百句》
  人间怎么是这样
  天马行空搞开放,
  特色的国家人变样,
  华夏胡乱学西洋,
  照此下去将怎样,
  三句只能安同邦,
  二胡怎能奏乐章。
  东施效颦近夕阳。
  特色的理论进党章。
  鼓励全民来经商。
  发展经济地卖光。
  特色的领导要包装
  马列主义做衣裳,,
  衣冠禽兽称慈祥。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颜色黑夹黄,
  两个强盗三个娼,
  四个地痞开赌场,
  还有一个是憨棒。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思想象月亮,
  照着人们打麻将,
  小康哪里有指望。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政策绿灯亮,
  千万百计引外商,
  开个赌场也无妨。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制度有规章,
  国土卖给开发商,
  合理合法饱私囊。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生活有两样,
  干部食堂鱼肉香,
  平民厨房萝卜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个人意志代表党,
  党员代表党中央,
  这样的代表民遭殃。
  怎能代表前进的方向。
  人间怎么是这样
  黑社会的老大是局长
  劳改回来当乡长,
  三陪女郎当所长
  流氓地痞当村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魔坐在宝座上,
  光明的大道上有豺狼,
  天天有人喊冤枉。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害国吃国粮,
  污吏欺民用民权,
  百姓知道不反抗。
  人间怎么是这样,
  政府楼里开赌场,
  妓院开在市局旁。
  歹徒胆大胜大王
  白天持刀抢银行,
  黑夜入室奸姑娘,
  半夜上路拦车辆.
  人间怎么是这样
  言论自由进班房,
  民主就是走过场,
  人权让你去流亡,
  平等叫你下辈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钱人为“鸡”买洋房
  无钱人只能住土房
  贪官养“鸡”有人送房,
  百姓养猪无地方。
  有钱就能买官当,
  无钱什么都莫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就能把法抗,
  无权叫你把法尝,
  有权有势劫刑场,
  弱势冤死很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叫化喊船船远行。
  百姓喊冤冤越多。
  好人行善遭赔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无能的儿子当班长,
  百姓有才智只能当搬长,
  有势的狗子很嚣张,
  弱势的斗志不坚强,
  青年的血气不方刚。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弱势群体好比羊
  主人想吃就把刀扬
  被宰的羊群不知痛痒。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三岁的小孩会说谎,
  少年敢把禁果尝,
  啃老的青年很荣光,
  老人有儿无人养。
  人间怎么是这样
  爱情绑在金钱上,
  姑娘只嫁车和房,
  世上没有好儿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不向钱看不道德
  不离婚的夫妻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羊爱上大灰狼,
  好姑娘偏爱黑心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公开爬上富翁床
  不向贫夫敞胸膛。
  不念夫妻岁月长
  愿做一对野鸳鸯。
  人间怎么是这样
  笑贫不笑娼,
  思想刚解放。
  一切向钱看,
  国家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淫嫖娼很自豪
  认贼作父还高尚。
  人间怎么是这样
  今朝有酒今朝醉,
  寅时吃完卯时粮,
  管它辰时怎么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自己捏泥做佛像,
  供在祖位大堂上,
  早跪晚拜还上香,
  祈祷泥团把福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木制的偶像在摇晃,
  傻笑的看客在鼓掌。
  人间怎么是这样
  总是把富贵的希望,
  寄在儿孙的身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居住难碰好街坊,
  出门难找好伙伴,
  经商难招好搭挡。
  人间怎么是这样
  生意场上遇老乡,
  如同狼狗抢食汪,
  抢完之后还补一枪。
  人间怎么是这样
  白猫黑猫都一样。
  逮鼠方法自订章,
  抓住老鼠是好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勤劳致富不怎么样,
  坑蒙拐骗高智商。
  巧取豪夺称儒商,
  诚实经营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阿谀小人派用场
  忠臣良将站一旁。
  恶棍树成好榜样,
  正直不阿职贬光,
  是非黑白颠倒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好言求人一萝筐
  不如官人嘴一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福来同享,
  祸来全推光,
  人间怎么是这样
  浊世尽存大魔王
  夜黑鬼怪才游荡
  今世恶人太猖狂。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人面前是熊样,
  弱者面前扬巴掌。
  上级面前摇尾巴,
  群众面前摆官腔。
  人间怎么是这样
  镜头里是党形象,
  舞厅里面是流氓。
  老婆面前是个狼,
  二奶面前是只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台上惩腐很激昂,
  台下受贿还照常。
  上梁不正歪下梁,
  滋生腐败有土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一人若当官,
  全族都沾光,
  官到中央当,
  随从做市长,
  家狗跟着上
  鸡野也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作恶敢张扬,
  百姓不能说短长,
  若是说出要躲藏,
  不然罪名是诽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受过教育没有教养,
  经济增长德负长,
  见怪不怪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只认金钱不认娘,
  为钱送妻上天堂,
  为钱将女送色狼。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异乡打工遭警绑,
  卖给同伙分银两,
  不拿钱来送沙场。
  不服捆绑送牢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作协里面有文娼。
  只替官府写文章,
  不闻百姓闹水荒。
  文艺战线有流氓,
  鄙夷弱者玩智障,
  热衷隐私花边床。
  不问国家朝那方,
  不管蛀虫乱朝纲。
  只要有人给奖赏,
  只要金钱能到帐
  黄水横溢到纸上,
  淹死少年不商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戏班里面更肮脏
  脱光衣服上舞场
  只要赢得好票房
  管它俗败与风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者里面有跳梁
  他人成果入自档
  晋升评职派用场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术界里有屁郎
  拍屁拍到禁地方
  领导谈话三句长
  著述百万说最辉煌
  历史丰碑高如墙。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校收费变花样。
  教师只为钱着想,
  主题放到课外讲。
  人间怎么是这样
  医生道德不高尚
  送了红包还宰羊,
  无病打只葡萄糖,
  头晕说是脑震荡,
  受寒断为胃溃疡,
  并说癌变到胃肠。
  需要全检开病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同事共事不商量。
  事不关已高处望。
  利若伤已死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将军喜欢抹男霜,
  不爱战场爱舞场,
  军人现在该怎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官车出城回家乡,
  前呼后拥警满岗,
  老农挑担不及让,
  溅满污水倒路旁。
  人间怎么是这样
  经济翻番物价涨
  货主老板喜洋洋
  平民百姓头垂丧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人倚在大人旁
  点头哈腰称爹娘
  一旦得志变猖狂
  给点历害叫你尝:
  过河拆桥不算狼
  设陷让你进牢房
  投毒让你见阎王,
  敢把恩人活埋葬.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了土地买工厂
  国有财产给私商
  工人重新做牛羊
  不服皮鞭(条款)就下岗 。
  下岗工人多惆怅
  无钱投资搞经商
  摆个小摊到路旁
  遭遇城管把摊抢
  摊主嚎哭如断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村长私自建窑场
  指使亲信骗文盲:
  国营和谐(喝血)砖窑场
  工资待遇胜厂长.
  骗来一些外地郎,
  请到车上拉家常,
  一路谈笑进砖场,
  两门关上露凶相.
  狼狗叫你记三章,
  只准干活守场章,
  不准乱说耍花样,
  否则活葬到窑膛.
  窑工哪个敢反抗,
  日夜干活泪汗淌,
  稍有怠慢吃棍棒,
  个个窑工满身伤.
  两个馒头一碗汤
  四季难见两束光,
  来时两脸有春光,
  如今一身无斤两.
  一个窑工病又伤
  干活实在无力量,
  窑主监工丧天良,
  将他打死送窑膛.
  一个窑工终逃亡,
  叙述经过泪沾裳
  寻找财源跑断肠
  身不由己到苇塘.
  一日干活廿时长,
  三餐生活如猪糠,
  半年没有进澡堂
  四更睡觉还没床.
  人打狗咬事经常,
  疼痛不让叫爹娘,
  工资待遇不敢想,
  上告又怕送窑膛.
  骂天骂地骂世凉,
  恨我恨他恨人狼.
  和谐社会喝血长,
  人权时代仁全亡.
  鉴于人间是这样,
  虔诚祈祷求上苍,
  跟我把灾向下降,
  刷新人间从开张.
  《问人三百句》
  人间怎么是这样
  天马行空搞开放,
  特色的国家人变样,
  华夏胡乱学西洋,
  照此下去将怎样,
  三句只能安同邦,
  二胡怎能奏乐章。
  东施效颦近夕阳。
  特色的理论进党章。
  鼓励全民来经商。
  发展经济地卖光。
  特色的领导要包装
  马列主义做衣裳,,
  衣冠禽兽称慈祥。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颜色黑夹黄,
  两个强盗三个娼,
  四个地痞开赌场,
  还有一个是憨棒。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思想象月亮,
  照着人们打麻将,
  小康哪里有指望。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政策绿灯亮,
  千万百计引外商,
  开个赌场也无妨。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制度有规章,
  国土卖给开发商,
  合理合法饱私囊。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生活有两样,
  干部食堂鱼肉香,
  平民厨房萝卜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个人意志代表党,
  党员代表党中央,
  这样的代表民遭殃。
  怎能代表前进的方向。
  人间怎么是这样
  黑社会的老大是局长
  劳改回来当乡长,
  三陪女郎当所长
  流氓地痞当村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魔坐在宝座上,
  光明的大道上有豺狼,
  天天有人喊冤枉。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害国吃国粮,
  污吏欺民用民权,
  百姓知道不反抗。
  人间怎么是这样,
  政府楼里开赌场,
  妓院开在市局旁。
  歹徒胆大胜大王
  白天持刀抢银行,
  黑夜入室奸姑娘,
  半夜上路拦车辆.
  人间怎么是这样
  言论自由进班房,
  民主就是走过场,
  人权让你去流亡,
  平等叫你下辈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钱人为“鸡”买洋房
  无钱人只能住土房
  贪官养“鸡”有人送房,
  百姓养猪无地方。
  有钱就能买官当,
  无钱什么都莫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就能把法抗,
  无权叫你把法尝,
  有权有势劫刑场,
  弱势冤死很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叫化喊船船远行。
  百姓喊冤冤越多。
  好人行善遭赔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无能的儿子当班长,
  百姓有才智只能当搬长,
  有势的狗子很嚣张,
  弱势的斗志不坚强,
  青年的血气不方刚。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弱势群体好比羊
  主人想吃就把刀扬
  被宰的羊群不知痛痒。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三岁的小孩会说谎,
  少年敢把禁果尝,
  啃老的青年很荣光,
  老人有儿无人养。
  人间怎么是这样
  爱情绑在金钱上,
  姑娘只嫁车和房,
  世上没有好儿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不向钱看不道德
  不离婚的夫妻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羊爱上大灰狼,
  好姑娘偏爱黑心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公开爬上富翁床
  不向贫夫敞胸膛。
  不念夫妻岁月长
  愿做一对野鸳鸯。
  人间怎么是这样
  笑贫不笑娼,
  思想刚解放。
  一切向钱看,
  国家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淫嫖娼很自豪
  认贼作父还高尚。
  人间怎么是这样
  今朝有酒今朝醉,
  寅时吃完卯时粮,
  管它辰时怎么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自己捏泥做佛像,
  供在祖位大堂上,
  早跪晚拜还上香,
  祈祷泥团把福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木制的偶像在摇晃,
  傻笑的看客在鼓掌。
  人间怎么是这样
  总是把富贵的希望,
  寄在儿孙的身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居住难碰好街坊,
  出门难找好伙伴,
  经商难招好搭挡。
  人间怎么是这样
  生意场上遇老乡,
  如同狼狗抢食汪,
  抢完之后还补一枪。
  人间怎么是这样
  白猫黑猫都一样。
  逮鼠方法自订章,
  抓住老鼠是好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勤劳致富不怎么样,
  坑蒙拐骗高智商。
  巧取豪夺称儒商,
  诚实经营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阿谀小人派用场
  忠臣良将站一旁。
  恶棍树成好榜样,
  正直不阿职贬光,
  是非黑白颠倒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好言求人一萝筐
  不如官人嘴一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福来同享,
  祸来全推光,
  人间怎么是这样
  浊世尽存大魔王
  夜黑鬼怪才游荡
  今世恶人太猖狂。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人面前是熊样,
  弱者面前扬巴掌。
  上级面前摇尾巴,
  群众面前摆官腔。
  人间怎么是这样
  镜头里是党形象,
  舞厅里面是流氓。
  老婆面前是个狼,
  二奶面前是只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台上惩腐很激昂,
  台下受贿还照常。
  上梁不正歪下梁,
  滋生腐败有土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一人若当官,
  全族都沾光,
  官到中央当,
  随从做市长,
  家狗跟着上
  鸡野也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作恶敢张扬,
  百姓不能说短长,
  若是说出要躲藏,
  不然罪名是诽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受过教育没有教养,
  经济增长德负长,
  见怪不怪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只认金钱不认娘,
  为钱送妻上天堂,
  为钱将女送色狼。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异乡打工遭警绑,
  卖给同伙分银两,
  不拿钱来送沙场。
  不服捆绑送牢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作协里面有文娼。
  只替官府写文章,
  不闻百姓闹水荒。
  文艺战线有流氓,
  鄙夷弱者玩智障,
  热衷隐私花边床。
  不问国家朝那方,
  不管蛀虫乱朝纲。
  只要有人给奖赏,
  只要金钱能到帐
  黄水横溢到纸上,
  淹死少年不商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戏班里面更肮脏
  脱光衣服上舞场
  只要赢得好票房
  管它俗败与风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者里面有跳梁
  他人成果入自档
  晋升评职派用场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术界里有屁郎
  拍屁拍到禁地方
  领导谈话三句长
  著述百万说最辉煌
  历史丰碑高如墙。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校收费变花样。
  教师只为钱着想,
  主题放到课外讲。
  人间怎么是这样
  医生道德不高尚
  送了红包还宰羊,
  无病打只葡萄糖,
  头晕说是脑震荡,
  受寒断为胃溃疡,
  并说癌变到胃肠。
  需要全检开病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同事共事不商量。
  事不关已高处望。
  利若伤已死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将军喜欢抹男霜,
  不爱战场爱舞场,
  军人现在该怎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官车出城回家乡,
  前呼后拥警满岗,
  老农挑担不及让,
  溅满污水倒路旁。
  人间怎么是这样
  经济翻番物价涨
  货主老板喜洋洋
  平民百姓头垂丧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人倚在大人旁
  点头哈腰称爹娘
  一旦得志变猖狂
  给点历害叫你尝:
  过河拆桥不算狼
  设陷让你进牢房
  投毒让你见阎王,
  敢把恩人活埋葬.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了土地买工厂
  国有财产给私商
  工人重新做牛羊
  不服皮鞭(条款)就下岗 。
  下岗工人多惆怅
  无钱投资搞经商
  摆个小摊到路旁
  遭遇城管把摊抢
  摊主嚎哭如断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村长私自建窑场
  指使亲信骗文盲:
  国营和谐(喝血)砖窑场
  工资待遇胜厂长.
  骗来一些外地郎,
  请到车上拉家常,
  一路谈笑进砖场,
  两门关上露凶相.
  狼狗叫你记三章,
  只准干活守场章,
  不准乱说耍花样,
  否则活葬到窑膛.
  窑工哪个敢反抗,
  日夜干活泪汗淌,
  稍有怠慢吃棍棒,
  个个窑工满身伤.
  两个馒头一碗汤
  四季难见两束光,
  来时两脸有春光,
  如今一身无斤两.
  一个窑工病又伤
  干活实在无力量,
  窑主监工丧天良,
  将他打死送窑膛.
  一个窑工终逃亡,
  叙述经过泪沾裳
  寻找财源跑断肠
  身不由己到苇塘.
  一日干活廿时长,
  三餐生活如猪糠,
  半年没有进澡堂
  四更睡觉还没床.
  人打狗咬事经常,
  疼痛不让叫爹娘,
  工资待遇不敢想,
  上告又怕送窑膛.
  骂天骂地骂世凉,
  恨我恨他恨人狼.
  和谐社会喝血长,
  人权时代仁全亡.
  鉴于人间是这样,
  虔诚祈祷求上苍,
  跟我把灾向下降,
  刷新人间从开张.
  《问人三百句》
  人间怎么是这样
  天马行空搞开放,
  特色的国家人变样,
  华夏胡乱学西洋,
  照此下去将怎样,
  三句只能安同邦,
  二胡怎能奏乐章。
  东施效颦近夕阳。
  特色的理论进党章。
  鼓励全民来经商。
  发展经济地卖光。
  特色的领导要包装
  马列主义做衣裳,,
  衣冠禽兽称慈祥。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颜色黑夹黄,
  两个强盗三个娼,
  四个地痞开赌场,
  还有一个是憨棒。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思想象月亮,
  照着人们打麻将,
  小康哪里有指望。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政策绿灯亮,
  千万百计引外商,
  开个赌场也无妨。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制度有规章,
  国土卖给开发商,
  合理合法饱私囊。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生活有两样,
  干部食堂鱼肉香,
  平民厨房萝卜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个人意志代表党,
  党员代表党中央,
  这样的代表民遭殃。
  怎能代表前进的方向。
  人间怎么是这样
  黑社会的老大是局长
  劳改回来当乡长,
  三陪女郎当所长
  流氓地痞当村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魔坐在宝座上,
  光明的大道上有豺狼,
  天天有人喊冤枉。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害国吃国粮,
  污吏欺民用民权,
  百姓知道不反抗。
  人间怎么是这样,
  政府楼里开赌场,
  妓院开在市局旁。
  歹徒胆大胜大王
  白天持刀抢银行,
  黑夜入室奸姑娘,
  半夜上路拦车辆.
  人间怎么是这样
  言论自由进班房,
  民主就是走过场,
  人权让你去流亡,
  平等叫你下辈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钱人为“鸡”买洋房
  无钱人只能住土房
  贪官养“鸡”有人送房,
  百姓养猪无地方。
  有钱就能买官当,
  无钱什么都莫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就能把法抗,
  无权叫你把法尝,
  有权有势劫刑场,
  弱势冤死很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叫化喊船船远行。
  百姓喊冤冤越多。
  好人行善遭赔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无能的儿子当班长,
  百姓有才智只能当搬长,
  有势的狗子很嚣张,
  弱势的斗志不坚强,
  青年的血气不方刚。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弱势群体好比羊
  主人想吃就把刀扬
  被宰的羊群不知痛痒。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三岁的小孩会说谎,
  少年敢把禁果尝,
  啃老的青年很荣光,
  老人有儿无人养。
  人间怎么是这样
  爱情绑在金钱上,
  姑娘只嫁车和房,
  世上没有好儿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不向钱看不道德
  不离婚的夫妻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羊爱上大灰狼,
  好姑娘偏爱黑心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公开爬上富翁床
  不向贫夫敞胸膛。
  不念夫妻岁月长
  愿做一对野鸳鸯。
  人间怎么是这样
  笑贫不笑娼,
  思想刚解放。
  一切向钱看,
  国家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淫嫖娼很自豪
  认贼作父还高尚。
  人间怎么是这样
  今朝有酒今朝醉,
  寅时吃完卯时粮,
  管它辰时怎么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自己捏泥做佛像,
  供在祖位大堂上,
  早跪晚拜还上香,
  祈祷泥团把福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木制的偶像在摇晃,
  傻笑的看客在鼓掌。
  人间怎么是这样
  总是把富贵的希望,
  寄在儿孙的身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居住难碰好街坊,
  出门难找好伙伴,
  经商难招好搭挡。
  人间怎么是这样
  生意场上遇老乡,
  如同狼狗抢食汪,
  抢完之后还补一枪。
  人间怎么是这样
  白猫黑猫都一样。
  逮鼠方法自订章,
  抓住老鼠是好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勤劳致富不怎么样,
  坑蒙拐骗高智商。
  巧取豪夺称儒商,
  诚实经营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阿谀小人派用场
  忠臣良将站一旁。
  恶棍树成好榜样,
  正直不阿职贬光,
  是非黑白颠倒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好言求人一萝筐
  不如官人嘴一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福来同享,
  祸来全推光,
  人间怎么是这样
  浊世尽存大魔王
  夜黑鬼怪才游荡
  今世恶人太猖狂。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人面前是熊样,
  弱者面前扬巴掌。
  上级面前摇尾巴,
  群众面前摆官腔。
  人间怎么是这样
  镜头里是党形象,
  舞厅里面是流氓。
  老婆面前是个狼,
  二奶面前是只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台上惩腐很激昂,
  台下受贿还照常。
  上梁不正歪下梁,
  滋生腐败有土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一人若当官,
  全族都沾光,
  官到中央当,
  随从做市长,
  家狗跟着上
  鸡野也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作恶敢张扬,
  百姓不能说短长,
  若是说出要躲藏,
  不然罪名是诽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受过教育没有教养,
  经济增长德负长,
  见怪不怪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只认金钱不认娘,
  为钱送妻上天堂,
  为钱将女送色狼。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异乡打工遭警绑,
  卖给同伙分银两,
  不拿钱来送沙场。
  不服捆绑送牢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作协里面有文娼。
  只替官府写文章,
  不闻百姓闹水荒。
  文艺战线有流氓,
  鄙夷弱者玩智障,
  热衷隐私花边床。
  不问国家朝那方,
  不管蛀虫乱朝纲。
  只要有人给奖赏,
  只要金钱能到帐
  黄水横溢到纸上,
  淹死少年不商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戏班里面更肮脏
  脱光衣服上舞场
  只要赢得好票房
  管它俗败与风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者里面有跳梁
  他人成果入自档
  晋升评职派用场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术界里有屁郎
  拍屁拍到禁地方
  领导谈话三句长
  著述百万说最辉煌
  历史丰碑高如墙。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校收费变花样。
  教师只为钱着想,
  主题放到课外讲。
  人间怎么是这样
  医生道德不高尚
  送了红包还宰羊,
  无病打只葡萄糖,
  头晕说是脑震荡,
  受寒断为胃溃疡,
  并说癌变到胃肠。
  需要全检开病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同事共事不商量。
  事不关已高处望。
  利若伤已死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将军喜欢抹男霜,
  不爱战场爱舞场,
  军人现在该怎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官车出城回家乡,
  前呼后拥警满岗,
  老农挑担不及让,
  溅满污水倒路旁。
  人间怎么是这样
  经济翻番物价涨
  货主老板喜洋洋
  平民百姓头垂丧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人倚在大人旁
  点头哈腰称爹娘
  一旦得志变猖狂
  给点历害叫你尝:
  过河拆桥不算狼
  设陷让你进牢房
  投毒让你见阎王,
  敢把恩人活埋葬.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了土地买工厂
  国有财产给私商
  工人重新做牛羊
  不服皮鞭(条款)就下岗 。
  下岗工人多惆怅
  无钱投资搞经商
  摆个小摊到路旁
  遭遇城管把摊抢
  摊主嚎哭如断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村长私自建窑场
  指使亲信骗文盲:
  国营和谐(喝血)砖窑场
  工资待遇胜厂长.
  骗来一些外地郎,
  请到车上拉家常,
  一路谈笑进砖场,
  两门关上露凶相.
  狼狗叫你记三章,
  只准干活守场章,
  不准乱说耍花样,
  否则活葬到窑膛.
  窑工哪个敢反抗,
  日夜干活泪汗淌,
  稍有怠慢吃棍棒,
  个个窑工满身伤.
  两个馒头一碗汤
  四季难见两束光,
  来时两脸有春光,
  如今一身无斤两.
  一个窑工病又伤
  干活实在无力量,
  窑主监工丧天良,
  将他打死送窑膛.
  一个窑工终逃亡,
  叙述经过泪沾裳
  寻找财源跑断肠
  身不由己到苇塘.
  一日干活廿时长,
  三餐生活如猪糠,
  半年没有进澡堂
  四更睡觉还没床.
  人打狗咬事经常,
  疼痛不让叫爹娘,
  工资待遇不敢想,
  上告又怕送窑膛.
  骂天骂地骂世凉,
  恨我恨他恨人狼.
  和谐社会喝血长,
  人权时代仁全亡.
  鉴于人间是这样,
  虔诚祈祷求上苍,
  跟我把灾向下降,
  刷新人间从开张.
  《问人三百句》
  人间怎么是这样
  天马行空搞开放,
  特色的国家人变样,
  华夏胡乱学西洋,
  照此下去将怎样,
  三句只能安同邦,
  二胡怎能奏乐章。
  东施效颦近夕阳。
  特色的理论进党章。
  鼓励全民来经商。
  发展经济地卖光。
  特色的领导要包装
  马列主义做衣裳,,
  衣冠禽兽称慈祥。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颜色黑夹黄,
  两个强盗三个娼,
  四个地痞开赌场,
  还有一个是憨棒。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思想象月亮,
  照着人们打麻将,
  小康哪里有指望。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政策绿灯亮,
  千万百计引外商,
  开个赌场也无妨。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制度有规章,
  国土卖给开发商,
  合理合法饱私囊。
  人间怎么是这样
  特色的生活有两样,
  干部食堂鱼肉香,
  平民厨房萝卜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个人意志代表党,
  党员代表党中央,
  这样的代表民遭殃。
  怎能代表前进的方向。
  人间怎么是这样
  黑社会的老大是局长
  劳改回来当乡长,
  三陪女郎当所长
  流氓地痞当村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魔坐在宝座上,
  光明的大道上有豺狼,
  天天有人喊冤枉。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害国吃国粮,
  污吏欺民用民权,
  百姓知道不反抗。
  人间怎么是这样,
  政府楼里开赌场,
  妓院开在市局旁。
  歹徒胆大胜大王
  白天持刀抢银行,
  黑夜入室奸姑娘,
  半夜上路拦车辆.
  人间怎么是这样
  言论自由进班房,
  民主就是走过场,
  人权让你去流亡,
  平等叫你下辈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钱人为“鸡”买洋房
  无钱人只能住土房
  贪官养“鸡”有人送房,
  百姓养猪无地方。
  有钱就能买官当,
  无钱什么都莫想,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就能把法抗,
  无权叫你把法尝,
  有权有势劫刑场,
  弱势冤死很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叫化喊船船远行。
  百姓喊冤冤越多。
  好人行善遭赔偿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权无能的儿子当班长,
  百姓有才智只能当搬长,
  有势的狗子很嚣张,
  弱势的斗志不坚强,
  青年的血气不方刚。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弱势群体好比羊
  主人想吃就把刀扬
  被宰的羊群不知痛痒。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三岁的小孩会说谎,
  少年敢把禁果尝,
  啃老的青年很荣光,
  老人有儿无人养。
  人间怎么是这样
  爱情绑在金钱上,
  姑娘只嫁车和房,
  世上没有好儿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不向钱看不道德
  不离婚的夫妻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羊爱上大灰狼,
  好姑娘偏爱黑心郎。
  人间怎么是这样
  公开爬上富翁床
  不向贫夫敞胸膛。
  不念夫妻岁月长
  愿做一对野鸳鸯。
  人间怎么是这样
  笑贫不笑娼,
  思想刚解放。
  一切向钱看,
  国家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淫嫖娼很自豪
  认贼作父还高尚。
  人间怎么是这样
  今朝有酒今朝醉,
  寅时吃完卯时粮,
  管它辰时怎么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自己捏泥做佛像,
  供在祖位大堂上,
  早跪晚拜还上香,
  祈祷泥团把福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木制的偶像在摇晃,
  傻笑的看客在鼓掌。
  人间怎么是这样
  总是把富贵的希望,
  寄在儿孙的身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居住难碰好街坊,
  出门难找好伙伴,
  经商难招好搭挡。
  人间怎么是这样
  生意场上遇老乡,
  如同狼狗抢食汪,
  抢完之后还补一枪。
  人间怎么是这样
  白猫黑猫都一样。
  逮鼠方法自订章,
  抓住老鼠是好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勤劳致富不怎么样,
  坑蒙拐骗高智商。
  巧取豪夺称儒商,
  诚实经营不开放。
  人间怎么是这样
  阿谀小人派用场
  忠臣良将站一旁。
  恶棍树成好榜样,
  正直不阿职贬光,
  是非黑白颠倒赏。
  人间怎么是这样
  好言求人一萝筐
  不如官人嘴一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有福来同享,
  祸来全推光,
  人间怎么是这样
  浊世尽存大魔王
  夜黑鬼怪才游荡
  今世恶人太猖狂。
  人间怎么是这样
  恶人面前是熊样,
  弱者面前扬巴掌。
  上级面前摇尾巴,
  群众面前摆官腔。
  人间怎么是这样
  镜头里是党形象,
  舞厅里面是流氓。
  老婆面前是个狼,
  二奶面前是只羊。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台上惩腐很激昂,
  台下受贿还照常。
  上梁不正歪下梁,
  滋生腐败有土壤。
  人间怎么是这样
  一人若当官,
  全族都沾光,
  官到中央当,
  随从做市长,
  家狗跟着上
  鸡野也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贪官作恶敢张扬,
  百姓不能说短长,
  若是说出要躲藏,
  不然罪名是诽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受过教育没有教养,
  经济增长德负长,
  见怪不怪才正常,
  人间怎么是这样
  只认金钱不认娘,
  为钱送妻上天堂,
  为钱将女送色狼。
  人间怎么是这样
  异乡打工遭警绑,
  卖给同伙分银两,
  不拿钱来送沙场。
  不服捆绑送牢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作协里面有文娼。
  只替官府写文章,
  不闻百姓闹水荒。
  文艺战线有流氓,
  鄙夷弱者玩智障,
  热衷隐私花边床。
  不问国家朝那方,
  不管蛀虫乱朝纲。
  只要有人给奖赏,
  只要金钱能到帐
  黄水横溢到纸上,
  淹死少年不商量。
  人间怎么是这样
  戏班里面更肮脏
  脱光衣服上舞场
  只要赢得好票房
  管它俗败与风伤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者里面有跳梁
  他人成果入自档
  晋升评职派用场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术界里有屁郎
  拍屁拍到禁地方
  领导谈话三句长
  著述百万说最辉煌
  历史丰碑高如墙。
  人间怎么是这样
  学校收费变花样。
  教师只为钱着想,
  主题放到课外讲。
  人间怎么是这样
  医生道德不高尚
  送了红包还宰羊,
  无病打只葡萄糖,
  头晕说是脑震荡,
  受寒断为胃溃疡,
  并说癌变到胃肠。
  需要全检开病房。
  人间怎么是这样
  同事共事不商量。
  事不关已高处望。
  利若伤已死不让。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将军喜欢抹男霜,
  不爱战场爱舞场,
  军人现在该怎样?
  人间怎么是这样
  官车出城回家乡,
  前呼后拥警满岗,
  老农挑担不及让,
  溅满污水倒路旁。
  人间怎么是这样
  经济翻番物价涨
  货主老板喜洋洋
  平民百姓头垂丧
  人间怎么是这样
  小人倚在大人旁
  点头哈腰称爹娘
  一旦得志变猖狂
  给点历害叫你尝:
  过河拆桥不算狼
  设陷让你进牢房
  投毒让你见阎王,
  敢把恩人活埋葬.
  人间怎么是这样
  卖了土地买工厂
  国有财产给私商
  工人重新做牛羊
  不服皮鞭(条款)就下岗 。
  下岗工人多惆怅
  无钱投资搞经商
  摆个小摊到路旁
  遭遇城管把摊抢
  摊主嚎哭如断肠。
  人间怎么是这样
  村长私自建窑场
  指使亲信骗文盲:
  国营和谐(喝血)砖窑场
  工资待遇胜厂长.
  骗来一些外地郎,
  请到车上拉家常,
  一路谈笑进砖场,
  两门关上露凶相.
  狼狗叫你记三章,
  只准干活守场章,
  不准乱说耍花样,
  否则活葬到窑膛.
  窑工哪个敢反抗,
  日夜干活泪汗淌,
  稍有怠慢吃棍棒,
  个个窑工满身伤.
  两个馒头一碗汤
  四季难见两束光,
  来时两脸有春光,
  如今一身无斤两.
  一个窑工病又伤
  干活实在无力量,
  窑主监工丧天良,
  将他打死送窑膛.
  一个窑工终逃亡,
  叙述经过泪沾裳
  寻找财源跑断肠
  身不由己到苇塘.
  一日干活廿时长,
  三餐生活如猪糠,
  半年没有进澡堂
  四更睡觉还没床.
  人打狗咬事经常,
  疼痛不让叫爹娘,
  工资待遇不敢想,
  上告又怕送窑膛.
  骂天骂地骂世凉,
  恨我恨他恨人狼.
  和谐社会喝血长,
  人权时代仁全亡.
  鉴于人间是这样,
  虔诚祈祷求上苍,
  跟我把灾向下降,
  刷新人间从开张.
 
北京边检老兵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090 版权所有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