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首页 社会万象 战友风采 养生保健 快乐茶馆 文学天地 战友之窗 事业商务
用户名:
密 码:
   战友之窗
边检老兵举办2016秋季烧烤聚
讣告
2015年边检老兵秋季健步行通
庆八一建军节 向边检老兵致
边检老兵开展2015年春季健步
  社会万象 -- 区分敌友,主要看狗  
区分敌友,主要看狗
作者:渡痴禅师 发布时间:2016-08-18 19:41:40 来源:民族复兴网 点击: 305 字体:   |    |  

——谈谈在信息缺失的情况下如何解决“革命的首要问题”

 
  必须承认,对于我们这些网络上的“非专业选手”,时间和精力都有限,能得到的资讯更是有限,很容易被“专业选手们”精心制作的“信息饵料”给带到沟里去,最后成为亲痛仇快的人物,完全走到自己初衷的对立面,无论如何这都会是一场悲剧。但这也正是“信息战”所要达到的目的:将对手阵营的成员直接转化为我方第一线的战士,不光造成了对手减员我方增员,更相当于是零成本的将我方战士投送到了对手阵营,其时效性与破坏力都是“物理接触战”所不能比拟的,这是效率最高的一种战法。目前的“网战”是“信息战”的一种形式,严格说来“信息战”也只是“文化战”的一部分,因此也可以说“好莱坞”是比美军陆战队更有效率的一支队伍。那么,在当前复杂的信息环境之中,我们如何来区分敌友,如何解决“革命的首要问题”呢?我个人的经验是看对手豢养的“狗”——向谁呲狗牙,向谁摇尾巴?看走狗的态度,基本上就可以分清楚敌友了。
  这里得对“走狗”做一个简单的定义,否则没有标准也会陷入混乱之中。百度百科上面“走狗”的意思是:“本指猎狗,今比喻受人豢养而帮助作恶的人,谄媚的人或阿谀奉承的人”。这里有个关键词“豢养”,如果不存在直接的、物质上的利益输送关系,是不能称为“走狗”的,鲁迅对没有豢养关系的狗狗们有一个专用名词叫“泛走狗”,而“泛走狗”的态度是不稳定的,他们获得的信息同样不充分,所以区分敌友不能看“泛走狗”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是得看那些“家养走狗”的态度,他们和主人心心相印,一举一动无不体现主人的意图,对谁呲狗牙对谁摇尾巴都是任务,而非他们自己的喜好。当然,任务做久了,获得的任务奖惩的次数多了,形成了巴甫洛夫条件反射,那么任务也就变成了他们的喜好。特别声明一下,尽管“走狗”、“泛走狗”是贬义词,但我在这里只是因为找不到更好的词语来表达,本身并没有贬抑的意思,都是在谋生,并没有高下之别。我本人也是释迦摩尼和毛泽东思想的“泛走狗”。
  在纷繁复杂的网战环境中,由于信息不透明,判断谁是谁的“走狗”也是困难的。不过好在现在是大数据时代,各种数据之间的联系总会通过某种形式得以呈现。有网友曾经说过“现实世界是一个大的网格蛋白质晶体”,我将此理解为现实是一个多维历史空间,每一个主体就是一个维度,而“现实”在每一个维度上的“投影”都能反映出部分“真实”,但都不是全部,都是扭曲变形了之后的“真实”,大数据的目的就是通过获取所有维度上的“投影”数据,然后拼凑出“现实”这个多维晶体。具体到“通过走狗区分敌友”这件事情上而言,我们通常无法获取“走狗”的身份名单(维基解密和斯诺登这类事件是可与可不求的),“狗儿们”也不会主动标明自己的身份,既然“主人”和“走狗”这两个维度的数据我们获取有困难,那么就换一个角度,从“狗粮”的分配以及“狗窝”周围的活动情况来获取数据。好在现在“狗粮”的分配以及公认“狗窝”周围的活动情况还是有迹可循的。各种各样的基金组织其经费的分配基本上都有记录,如果遇到众狗狗抢狗粮,他们自己还会因为分配不公而闹腾起来,各种数据马上就暴露出来了。所以,只要留心,“狗粮”分配数据还是可以获得的。至于“狗窝”的状况,只要不嫌臭,在他们的网站蹲守一阵子,情况就明白了。说得有些复杂,简单归纳则有如下结论:
  ——凡是吃“狗粮”的,就一定是“走狗”。
  这些年一遇到大事情老僧就会去看看狗儿们的态度,通常只需要将他们的态度取反就行了。他们支持的,正常人就应该反对;而他们反对的,我们普通人就应该支持,用这种方式来确立自己的立场,似乎有些轻率,但在信息有限,而时间精力又不够的情况下,这种判断方法是费效比最高的,可以节省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前提是要能判断出“走狗”们的准确的态度,他们为了增加自己的信息战能力提高自己的欺骗性,偶尔也会放一些貌似客观的信息,但这些信息绝对不会是他们的主流,而在重大事情上走狗们是没有自主权的,所以那些似是而非的信息都可以过滤掉,不予理会。
  如果才能避免吃下对方送过来的“信息饵料”?如何避免自己在信息战中沦为对手的帮凶?只要不和走狗们同声狂吠,基本上就能保证自己沦为信息战中的“肉鸡”(网络术语:肉鸡也称傀儡机,是指可以被黑客远程控制的机器)。所以,凡是来至于狗窝里面的信息,我一般都反着看,即使自己觉得是真的,也坚决不传播。绝对不一看到符合自己胃口的信息就扑上去,这样可以避免吃下信息诱饵。而那些将轮子网站、民运网站的信息到处搬到处放的网友,在我看来基本上已经沦为了对方信息战的工具,如果是主动的,则成了对手手中的“泛走狗”,或者说成了“肉鸡”。
  下面是在网上搜索到的一些“狗粮”分配情况(这些都是管中窥豹,大量的数据都隐藏在背后,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收集整理,有心的网友可以去继续):
  --------------------------------------------------------------------------
  1、【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中国大陆民运的资助涵盖着流亡欧美的大陆民运团体与大陆内各地卓有成效的“非政府组织”(NGO)。十年前,第一批受惠者有:中国战略研究所(王军涛、王希哲)、中国观察(卢四清)、中国劳工通讯(韩东方)、香港职工会联盟(刘千石)、中国人权(方励之、苏晓康、刘青)、民主中国(苏晓康)、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刘凯申、张伟国)、中国之春(王炳章)、全美学自联、新闻自由导报(王军涛、吴仁华)、倾向季刊与今天文学季刊(贝岭、北岛)、北京之春(胡平)、华夏文摘(熊波)、劳改基金会(吴弘达)、大参考(李洪宽)、中国民主党、纵览中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刘宾雁)、当代中国(赵穗生、黎安友)以及八个藏运组织。】
  2、【下面是民主基金会网站公佈的二○○九年的资助名单中的中国的资助部分:
  一、法治与公众参与(Rule of Law and Public Participation,获年资助$458,660),支持中国境内的各类教育、研究、政策分析以及法援专案。
  二、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bor Solidarity,获四笔资助达数十万美元,详情见下面英文原版,蔡崇國主管),以增进中国劳工权利与职业安全、提供劳工法律援助、开展职工教育讲习班、加强劳动监管等五个项目。
  三、亚洲促进会(Asia Catalyst,获两项年资助共计$177,587),设立中文讯息网站,作为一个区域论坛,促进跨境非政府组织之间的联系。
  四、劳改基金会(Laogai Research Foudation,吴弘达主管),旨在调查与揭露中国大陆劳改营亵渎人权的事例,争取废除劳改、劳教制度,从美国民主基金会获取少量资金,该组织是否还从其他方面获取资金不明。
  五、中国讯息中心(China Information Centre,获年资助$292,000,
  由香港卢四清创立并经营,吴弘达收钱管账),透过两个新闻网站报导和评论在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事件。
  六、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 Inc. 获年资助$250,000,谭竞嫦Sharon K.Hom主管)。年资助比2008年锐减四成多,系內部人事纷争所致。
  七、北京知爱行讯息谘询有限公司(Beijing Zhiaixing Information and Counseling Company Limited 获年资助$255,000),从事爱滋病防治工作。
  八、普林斯顿中国学社(Princeton China Initiative,有多个项目,林培瑞、陈奎德、蔡楚等各掌管不同项目),为大陆网民设立表达意见的平台,出版网刊《纵览中国》(陈奎德主管)和《参与》(蔡楚主管),此学社获多项资金总共数额近六十五万美元(详见下面英文原版)。
  九、现代中国研究中心(Center for Modern China ,获年资助$231,000,陈一谘主管),出版《现代中国研究》季刊,探讨当代中国的经济与社会问题。资助已于二00九年第四季度取消。
  十、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获两笔资助共$235,835万美元),以改善私营企业管理、举办政经改革论坛等两项项目。
  十一、北京之春(Beijing Spring, Inc.,获年资助 $145,000,胡平主管),是分析与评论中国政局的月刊。二○一○年度自四月一日起停止出版纸本,改为网上刊物,以继续申请资助。
  十二、新闻网(Boxun,又名中國自由新聞 China Free Press 获年资助$155,000,韦石主管),向国人提供网络平台。
  十三、民主中国(Democratic China, Inc. 获年资助$195,000 and 特加费Supplement $18,000,共计$213,000,原社长是刘晓波,现由身在大陆的张祖桦主管,实务由蔡楚代理。)是一份网上中文周刊。
  十四、独立中文笔会(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re, Inc. 获年资助 $152,950)。
  十五、北京叶任平讯息谘询中心(Beijing Yirenping Information & Counseling Center, LLC,获年资助$100,000),以电话热线向公众提供法律援助,为律师与市民举办一系列讨论会以便向当局提供法律改革意见。
  十六、北京纳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Beijing Dongzhen-Nalan 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 Ltd. (BDNCCC),获年资助 $45,000,创办人李旦、方政),培训民间团体,引进有关人权的基本概念与组织建议,以加强民间的人权意识。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十七、赛勒拉可公司(Celeluck),出版《开放》杂志,每年获10万美元资助达四年之久,在2009年財政年度中,美国民主基金会已取消对其资助,原因是效绩差、销量少。
  十八、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 Association,获年资助$75,000 傅希秋牧师主管),宗旨是促进中国宗教信仰自由,出版有关监察中国法律与宗教现状的半年刊,揭露教徒的人权遭受蹂躏的个案。
  十九、中国劳工通讯(Friends of China Labour Bulletin,获年资助$40,000,李强主管),在提升中国劳工权益方面从事宣传教育与法律援助等项工作。所获年资助比去年锐减。
  二十、中国学社(Initiatives for China,获年资助$85,000),举办跨种族的会议,以促进中国各民族、各民运团体之间的互信与合作。
  廿一、国际记者协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获年资助$32,000)透过派发纸本与电子刊物来培训中国新闻工作者提高自主意识。
  廿二、晨钟出版社(Morning Bell Press,获年资助$25,191*),由六‧四时被上海公安局短期拘留的复旦大学港生姚勇战之父姚文田主持,出版与派发大陆作者撰写的有关中国现代史重大事件的著作。
  廿三、国家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NDI),获年资助$141,830)1983年成立,在全球109个国家或地区(包括中国、香港、台湾)设有办事处,总部在华盛顿特区,董事会主席是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奥尔布赖特。该机构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支持与加强公民参与,以建立公民参与、公开问责民主政府。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廿四、南(内)蒙古人权讯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获年资助$88,000),透过英文与蒙文电子出版物〈南蒙古观察〉的网站来报导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人权现况。
  廿五、魏京生基金会(Wei Jingsheng Foundation,Inc.,获年资助 $54,300**),以互联网联络中外记者,促使国际社会了解中国劳工权益的现况。
  NED对香港民运人士的资助仅三个项目。
  一、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韩东方),以保障中国与香港的劳工权益为宗旨,设有中、英文网站,还在自由亚洲电台设立《劳工通讯》节目,每周对大陆广播两次。建立中国独立工运团结基金,救济、抚恤受迫害的独立工运人士及其家属子女。获年资助12.5456万美元。
  二、思汇政策研究所(陆恭蕙),是以香港为基地、研究公共政策的机构,成立于二○○○年十月,现已出版专书《地下阵线——中共在香港的历史》与网上研究报告〈亚洲水资源项目〉。
  三、香港人权监察,成立于1995年4月,主席庄耀光,总干事罗沃启,执委毛孟静、陈志诚等。每年撰写香港人权现况报告,以吸引国际社会关注香港的人权状况,获年资助17万美元。
  另外,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也自一九九八年开始资助中国项目。
  *星号表示该项资助出自美国国务院而非民主基金会。在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总数中有30,272美元出自美国国务院。 **第二十一至二十五项为2009年新增项目。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这块肥肉使海外中国民运专业户垂涎欲滴,他们以各种方式分得一杯羹。当你听说某位民运人士以不同机构名义得到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每月支取数千到一万美元的薪水时,你不要只把它当成一个新闻。
 
北京边检老兵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090 版权所有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